德甲积分
當前位置:主頁 > 海洋科普 > 科普文章 >

海洋文化教育是時代的命題

來源:中國海洋學會 發布時間:2018-12-14 10:30 點擊: 次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20世紀末,隨著我國海洋事業的全面迅速發展和整體水平在社會進步中地位的提升,國內有學者提出我國“海洋人文科學”的概念。其實“海洋人文科學”在西方發達的海洋國家并不是一個什么新概念,而是與海洋自然科學相輔相成,構成推動一個國家或民族海洋事業全面發展的一個有機整體。正如1997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把海洋科學技術的重點歸納為:科學文化進步、探索和開發海洋財富、生命支持系統的研究保護和其它包括海洋管理、海洋經濟、人才與教育等四個方面。由此可以看出,在世界海洋中,海洋自然科學與海洋人文科學一分為二,平分天下。但仔細研究便會發現,把海洋科學文化進步的研究放在第一位,首先強調是推動海洋發展和人類文明進步的整體性研究。其后的第二、第三方面才是自然科學研究。而第四方面的研究是前三個方面研究的延伸和成果的運用,在這里海洋人文科學研究被強調出來了。
        為我國“海洋人文科學”爭名,這并不是唯一的根據。因為世界海洋史已經證明了,對于一個海洋國家來說,海洋文化的發達與否,其直接表現為國民海洋意識的強弱;而國民海洋意識的強弱,則直接表現為國民開發利用海洋資源自覺性的高低和能力的強弱;國民對開發利用海洋資源的自覺性高低和能力的強弱,則直接影響到國家海洋經濟的發展程度;國家海洋經濟的發展程度,則直接影響到國家海防的鞏固和建設以至直接關系到國家的強弱與興衰。由此,我們不難想到,雖然我國現代海洋事業較近代有了長足的發展,但國民的海洋意識仍然在較低的層面上徘徊,其根本原因是什么?
對此,許多學者紛紛呼吁大力發展我國的海洋文化,增強國民的海洋意識當稱有識之舉。但此重任不是海洋自然科學所能完成,而是海洋人文科學的己任。這便是幾十年來,盡管海洋自然科學工作者不斷疾呼海洋如何如何重要,而許多國人并不”買賬“的原因。其癥結就在于有別于大陸文化的海洋文化通道尚未打通,文化傳播梗阻了與社會人的廣泛融通,長期延續導致社會反映遲鈍,國人海洋意識淡漠。
        這種文化梗阻現象的產生與長時期存在,筆者認為有四個方面的主要原因。一是海洋與陸地相對而存在的自然屬性的巨大差異,即環境差異使長期生活在陸地上的國人對大海存有陌生感;二是儒家文化在傳統文化中長期占居獨尊地位的深刻影響;三是傳統文化內陸性主流特征的影響;四是長期以來對海洋的依賴性局限和受開發利用水平的限制。我們只有充分地認識到這些原因,并認真地進行理性思考,才能找到有效解決這種文化梗阻現象的途徑,才能使提高全民族海洋意識,提高開發、利用海洋的自覺性不流于空話,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今天,中國東部沿海的臨海工業是中國最優良的資產集群,集中了全國40%的人口,GDP占全國的60%。但今天的沿海地區同樣承受不了人口、資源、環境的巨大壓力下,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條件下,海洋文化特征中的商業性、慕利性已無可掩飾地在東部沿海地區強烈地顯現了出來。與此同時,無可否認的是海洋的現實存在與其資源潛在優勢和生存空間優勢無疑提升了它的社會與文化定義。存在決定意識,東部沿海地區改革開放后經濟的快速發展,使今天的中國已經形成了強烈的向海洋發展的價值趨同,這必將萌生文化意識并沉淀為文化。
        因此,時代的發展和社會的進步賦予海洋事業同樣需要有從器物文化到制度文化、思想文化建設各個發展層面所相應具有的文明鏈條。海洋人文科學必須事業回答在其發展進程中出現的各種各樣的社會問題,這便謂之道。如孔子曰:“率性之謂道”,“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道,指事物運動變化所應遵循的普遍規律。也就是說人們必須遵循的原則是不可離開的,如果離開了,即就不是“道”了,把“道”加以修明闡述并推廣之為“理”,教理乃人文科學之功能。
教理,源始于"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作者簡介
李明春,《中國海洋報》資深記者,國土資源作協會員。
1968年入伍北海艦隊,中國海洋大學畢業,華師大結業。撰有新聞、科普、散文、評論、傳記、科幻等作品數百萬字。
出版《海權論衡》《海洋龍脈》《縱橫中國海》《海洋強國夢》專著,傳記《一代宗師——赫崇本》,紀實文學《中國深藍夢》,長篇報告文學《闖海的男人》,長篇小說《紅海灘》《混沌》等30余部。央視紀錄片《中國向陽紅——向陽紅09》《蛟龍潛深洋》撰稿,大型海洋文化紀錄片《走向海洋》撰稿人之一。
通訊地址:山東省青島市撫順路22號北海監測中心,郵編:266033,電話:13808984341
 
------分隔線----------------------------
科普文章
會員單位
?
中國海洋學會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07691號-3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7492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六里橋北里馬官營家園3號樓國家海洋局學會辦公室(中國海洋學會)    郵編:100161
電話:010—68047614(綜合)010—68048118(財務)  傳真:010—68567980   技術支持:逐日科技
德甲积分 北京时时怎么玩法 广西快3走势图带连线 pt深海大蓝压分技巧 vgo飞猪计划靠谱吗 精准一马中特 内蒙古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中国体彩海南飞鱼开奖结果 湘快乐十分开奖走开奖直播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最新开奖记录 欢乐十三水官方下载